2019-07-22 05:31:43
首页 国际 部委 地方 社会 食品 食评 消费 餐饮 酒业 粮油 文化 访谈 深度 专题 先锋 秀场 书画 科技 产经 监管 抽查 商城 评价 标准 新闻 行业 品牌 社会 包装 辟谣 服务 营销 公关 法规 智库 咨询 展播 媒体 宣传 聚焦 提升 保护 培育 管理 创业 投资 健康 养生 企业 农业 电子报
当前位置:首页 > 品牌新闻

大米之乡的老稻新人:边境小村的大米下活了整盘棋
文章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    发布时间:2019-01-01 18:36    点击量:130    

  光东村位于吉林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和龙市东城镇,辖内朝鲜族擅长水稻种植,是我国北方较早种植水稻的地方。

  光东村原本是个穷村,改革开放后,经过发展建设,如今已是远近闻名的富裕村。

  老稻人的往事

  天空碧蓝,白月悠闲,晨光从高山顶上倾泻而下。记者近日驱车到光东村采访,一路上看到两旁金色的稻田和远山黛影,初冬的大地散发着收获喜悦。

  汽车驶下高速,不远处一片墨绿瓦盖、白色墙群组成的建筑就是光东村。穿衣戴帽整饬过的小山村真是美丽,村子四周群山环绕,水泥路面的村道旁是刚刚收获的水稻田,十几位老人慢悠悠地在村娱乐场绿毯地上打着门球,静谧、整洁、和谐。这大概就是光东村的全景了。同来的和龙宣传部副部长王福生介绍,山间这片土地就是和龙市最大的平原地块,也是水稻主产区。

  金镐吉老人是记者采访的第一位光东村民,他今年76岁。金镐吉讲朝鲜语,与记者的交流需要翻译。金镐吉说他从小家里就种水稻,不知道从哪一辈开始种植的。

  据文献说,东光村种植水稻已有150年历史。东光村的山叫瑟岩山,火山喷发形成的石灰岩,与长白山其他地区一样,这里的土地地温普遍较高,非常适合种植水稻,尤其是无霜期短的高寒地区。

  “年轻时种水稻是用牛耕地,人工插秧,自家这点地请邻居帮助两天干完,然后再帮助对方干,双方全部种完需要一个星期”。金镐吉说,农时不等人,每年插秧时节就是一场“战斗”。“如果说收成,也就是够吃,挣不到钱。”1987年,金镐吉的大儿子去了日本,剩下他自己种地仅坚持了两年。到了1989年,金镐吉把家里6.1亩水田转包了出去,一年收地租1000元。家里剩下的8亩旱田他自己种。“现在地价涨了,转出去的这些地,每年抵来300斤大米供我们老两口吃,其余的1200斤粮食折成现金,价钱随行就市,大概有4000元,还有每年国家给的粮食直补1800元。”除此之外,金镐吉老两口作为贫困户还享受着村里的扶贫产业分红,2017年每人分到1000元。2018年每人会分到2600元。金镐吉前几天已收到精准扶贫增收分红款600元,其余分红款也通过了村民代表大会表决。金镐吉老两口住着90平方米的房子,村里集中供暖,屋里非常温暖。老金对自己的生活很满足,他说:“多亏了国家照顾。”

  老年人不做农活了,谁来耕种?光东村开始引入外地农民来种地。光东村有水田171公顷,旱田215公顷,基本是靠外来户耕种,本村村民基本是以每垧地6000元的价格出租。因为每户地少,得到的租地款不能使一些家庭摆脱贫困。按户口本统计合算,光东村不是贫困村,可老年人丧失了劳动能力,即使守着金饭碗也只能靠政府兜底生活。

  边境农村呼唤变革,等待着青年人回归。

  边境小村呼唤变革

  回乡创业青年金君,从日本留学回来后,把全部精力用在水稻种植和加工上,是光东村的希望。

  记者在光东村见到金君时,他显得很兴奋,因为他刚刚卖出一个集装箱的大米,批发价每斤8元。“马上还有两个集装箱要装货。”他说,他们的米好,所以好卖。

  金君的父亲是光东村的老党支部书记,在任时得到村民们的拥护,却始终没让村子富起来。改革开放之初,想大干一场,可年轻人纷纷外出打工,这里渐渐成了空心村。家里地没人种,外来人口种地,种好种坏只能接受。

  金君在日本留学期间学习的是经济管理和营销学。2009年,27岁的金君决定回乡创业,成立了和龙市东城镇淳哲有机大米农场有限公司,纯粹的大米生产基地。起初,农场种植水稻只有30多垧,米价最贵时每斤卖到2元出头。这样的简单再生产让他很不满足。他意识到,不仅要种植水稻,还要生产质量优良的大米,创出自己的品牌。此后,金君开始试着种植“吉粳81”和稻花香两个水稻品种,他还发明了把这两种水稻同时育苗,混合插秧,这样稻子生长时不倒伏,米的口感也变得更好。生产出的大米取名“吗西达”,朝鲜语好吃的意思。

  好吃的大米声名远扬,他借势与农户签下订单,4年下来共签订230多垧地,都是按有机大米标准生产。

  记者一边听着金君的介绍,一边随他来到淳哲农场稻田。出村向西,是大片的水稻田,南边就是水质可直接饮用的海兰江。收割后的水稻田泛着稻花香,这是丰收的气息。地里安装的视频传感器很是吸引眼球,一排排亭亭玉立。传感器借助太阳能作动力,以VR三维动态视景对作物实施生长监测,仪器上安装有4G手机卡,保证回传监测信息。引起记者注意的,还有田里的许多插牌,上面写着认购人的名字。

  回到淳哲农场中控室,金君继续介绍信息交互传递终端。在大屏幕上可以显示每个地块的种植数据,土壤温度、湿度、PH值等生长要素。金君说:“科学种植使我们对产品实现了全过程监控,保证了产品质量。田间管理采用无人机播撒农药和生物肥,只有飞机播撒才能保证农药的雾状颗粒,浓度保证可代谢,并控制使用量。今年喷了4次生态肥,以解决人工不足问题。”

  2018年3月末,金君推出了“我在延边有亩田”活动,很快在宁波、杭州订出了13块田,每块田为1亩,能产400斤大米,折算为1万元,每斤合25元,包邮到家。操作上给订阅者一个二维码,以APP方式安装在订阅者的手机上,可24小时监控水稻生长情况。

  大米下活了整盘棋

  “看我这么乐观,其实2018年效益并不好”,金君掰着手指给记者算起了账。因为天气不佳影响到水稻产量,5月份冷,7月份旱,8月份雨水多,光照少,一垧地产量1万斤出头,正常可达1.2万斤以上。稻子不饱满,每年将近60%的出米率,2018年仅有50%。“即使这样,我也对年底的收入有期待。”金君说,信心来自于农场的规模,稻米的品牌和有机米认证。

  淳哲农场自种稻田63公顷,加上订单土地230公顷,大米总产量可达1000多吨。同时,加工能力大大提高,有效降低了成本。2009年农场注册时仅有一个日产20吨的小型机器,现在已更换为日产80吨的设备。此外,统一耕种,统一施肥,有机米有议价能力。金君介绍,农场施的肥都是生物有机肥,1垧地比化肥成本高近700元,而且施肥量大,一般施化肥只需10袋,有机肥要17袋。“但米价完全可以覆盖增加的生产成本。科学田间管理和加工,明显节省了劳动力成本,各环节仅需7人即可操作。”

  金君的科学种植不仅自己受益,也带动了相应产业链的发展。存储,他的库房存放700吨水稻,其余寄存在农户家中;运输,以集装箱出货;销售,实现了线上线下互动。

  农业服务成为金君的新技能,他成立了“吗西达农业技术服务有限公司”,负责培训农户,打出公司品牌,并带动其他粮油经销公司发展。在农场展销室,有延边前十大品牌大米的展示和经销,比如代销延东粮食制品经销厂的五谷杂粮。在农场大米展览馆,记者看到一个温室大棚的规划模型,“这是马上要建的,主要用于春天集中育苗,为全村人和周边农民供苗,夏天闲暇时种植蔬菜,增加收入”。金君说。

  示范作用,带动了全村发展。延边州政府干部、光东村第一书记玄杰说,通过组织,村里逐步引进了“共享稻田”理念。光东村水稻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学着金君把稻田分割成60平方米至80平方米的小块田,每一块田约产100斤大米,按每斤10元销售。今年帮扶城市宁波认领了2600块田,收入260万元,村周边种植大户基本都纳入到这一项目中,村集体可实现赢利100万元。“经过这几年努力,村集体资产从负值已增加到21万元。”玄杰说。

  共享种粮成了新经营理念,进一步在人少房多相对富裕的地方得到复制。不仅如此,村里开始引进旅游公司,把村里27户外出人家的空房租赁下来,10年3.96万元,5年1.86万元,还有11户人家的空房被买下来改造成民宿。旅游公司对每户房屋按10万元至20万元的标准装修,都是按朝鲜族现代家庭风格改造。同时,农户把自家庭院贡献出来,作为城市居民的菜园子,可以任意来采摘,村里共有61户加入,不仅方便了城市居民休闲娱乐,还增加了村民收入。

  人气旺,产业兴,有很多可作的文章。村里在市里的支持下,参与了几个有赢利预期的产业项目,通过分红为村民增加收入。比如,参与和龙顺和鑫牧业有限公司养驴、养羊项目,每个低收入家庭以贷款方式投入1万元,本金是政府扶贫资金,按年利率6%分红,这样每人每年可获分红款600元;投入金君农场项目100万元,按年利率8%分红,民宿200万元,按6%分红。2018年全村低收入家庭人均分红可达2600元。

  大米,下活了光东村的整盘棋。(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李己平)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