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8 10:07:30
首页 国际 部委 地方 社会 食品 食评 消费 餐饮 酒业 粮油 文化 访谈 深度 专题 先锋 秀场 书画 科技 产经 监管 抽查 商城 评价 标准 新闻 行业 品牌 社会 包装 辟谣 服务 营销 公关 法规 智库 咨询 展播 媒体 宣传 聚焦 提升 保护 培育 管理 创业 投资 健康 养生 企业 农业 电子报
当前位置:首页 > 观察

同仁堂市值三天蒸发12.5亿 事发地盐城“过期蜂蜜”代工厂疑停产
文章来源:长江商报    作者:    发布时间:2018-12-21 11:41    点击量:74    

  位于江苏盐城的同仁堂代工厂盐城金蜂大门紧闭,疑似停产。本报记者 吴婷 摄

  长江商报消息 □本报特派记者吴婷 发自江苏盐城

  当前正处于风口浪尖之上的同仁堂(600085.SH),显得讳莫如深。日前不得不成立内部调查组,前往盐城调查“过期蜜蜂”事件,但其结果会如何公布,是敷衍应对危机公关,还是坦诚向公众公布事件结果,监管部门和公众保持高度关注。

  昨日,长江商报记者飞抵位于江苏省盐城市滨海县的事发地——盐城金蜂食品科技有限公司(简称“盐城金蜂”)进行踏访。上午9时许,工业园区车辆逐渐变得多了起来,包括印有公务车字样的小车和警车,然而这些车辆未能进入盐城金峰厂区内。长江商报记者现场看到,盐城金蜂两个大门紧闭。当记者表明身份时,几个保安态度粗暴,阻拦记者接近厂区,并打着手势警告记者不能拍照,否则将采取措施。

  整个上午,记者看到,除了一辆叉车和滨海县计量测试所车量进入厂区外,未见任何车辆进入,厂区内也鲜有工人身影。而现场的人员也谨小慎微,看见记者在大门外守候,赶紧把工厂车间大门关上。

  中午12时许,有调查组的公务车辆陆续离去。整个工厂冷冷清清,偶有嗞嗞声响,但无任何生产迹象。周边的农民告诉长江商报记者,之前上班的人这几天都全部放假了。

  盐城金蜂是否停产,检查到哪一阶段,何时公布检查信息?对此,长江商报记者多次拨打该公司法人代表周金林电话,均显示接通后被挂断。而同仁堂和滨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则一概婉拒。

  同仁堂董秘办告诉长江商报记者,该事件已由同仁堂集团统一处理,而负责该事务的集团工作人员则表示,自己不是调查组成员,对其一概不知,以公告为准。滨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则向长江商报表示,事情正在调查之中,具体进展到哪一步并不清楚,但到时会有统一结果发布。

  蜂蜜缺口大或成同仁堂用过期蜂蜜主因

  以“环城皆盐场”而闻名的江苏盐城,这次却因蜂蜜“蜚声全国”。

  12月15日,江苏电视台“南京零距离”节目曝光北京同仁堂蜂蜜生产商盐城金蜂回收过期蜂蜜。据视频中的知情人爆料,北京同仁堂蜂蜜的生产企业回收了大量过期、临近过期的蜂蜜,并宣称“退给蜂农养蜜蜂”,但实际上这些蜂蜜被倒入大桶、送入了同仁堂的原料库,再通过加工后销售。执法人员向记者表示,召回产品应悬挂不合格品标识,同仁堂分公司的企业操作存在很严重的问题。

  同仁堂方面的态度也算诚恳,第二天也就是12月16日立即发布了致歉声明。声明中称,同仁堂表示,相关产品已全部封存,未流向市场。

  声明还表示,盐城金蜂受同仁堂委托生产食用蜂蜜,同时受其委托处理回收蜜,但合同中规定“回收蜜只能用于喂蜜蜂,不得用作他用”。

  换言之,同仁堂将主要责任归因到盐城金蜂不按合同办事,而自己是无辜“背锅”。外界普遍认为,这是同仁堂大事化小的危机应对之道,显得极不诚恳!

  然而,同仁堂承认,在委托生产过程中,同仁堂蜂业存在监管不力和严重失察的责任,并已通知盐城金蜂暂停其受托加工生产活动,封存全部所涉物料,全力配合调查。

  一位从事蜜蜂养殖的蜂农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市面上的真蜂蜜有原蜂蜜和混合蜜两种,但这两种的数量并不算多,很多所谓蜂蜜是勾兑而成,“里面压根没有蜂蜜”。

  有数据显示,国内全行业的蜂蜜产量大约为年产20万吨,其中一半出口,内销的产量10万吨左右。但每年全国市场的销量却达50万吨。也就是说,市场上的蜂蜜只有五分之一左右是真正的蜂蜜。

  上述蜂农表示,如果盐城金蜂所回收使用过期蜂蜜是真蜂蜜的话,“或许是因为蜂蜜弥足珍贵。”

  盐城金蜂工厂已无生产迹象

  外界当前关注的焦点在于,盐城金蜂过期蜂蜜的调查进展如何? 是否会走过场?

  昨日,长江商报记者来到位于滨海县通榆镇民营创业园园内的盐城金蜂,这里距离滨海县城还有5公里。在官方介绍中,通榆镇民营创业园占地千亩,是滨海县全力打造的镇级一流特色园区。

  长江商报记者在现场看到,园区内企业中包括建材、机械、纺织在内的多家企业。然而整个园区人烟稀少,多数道路坑洼不平,还有部分新铺的水泥未干。

  整个园区被耕地包围。当地农民告诉记者,这里人不多,大车多所以路都压坏了。

  不过,因为过期蜂蜜事件发酵,这两天车明显多了起来。19日上午9时许,陆陆续续有多辆公务车和警车驶入盐城金蜂。长江商报记者看到,保安对每个进厂的人员查看了蓝色工作牌。而当记者表明身份时,该公司保安先询问是否有记者证,查看完记者证后,接着又表示必须持有蓝色工作牌才能进厂。而当记者询问哪里申请蓝色工作牌时,厂区内一负责人从办公楼内大喊:“你们什么都不要说,让他们赶紧走。”

  随后几个保安走过来粗暴警告,不允许拍照,否则没收相机。然而,当记者在公司外等候时,记者发现保安在拍记者。

  盐城金蜂公司共有两个大门,在两门之间的房间被做成了商店。玻璃上印有“各类蜂蜜、蜂王浆、蜂蜜酒”,虽然广告字体已被刮处,但胶水印记仍显示该商店主售蜂蜜类制品。

  与隔壁木材厂进进出出的货车相比,整个上午,盐城金峰工厂冷冷清清,偶有嗞嗞声响,无任何生产迹象。几个挂有蓝色工作牌的人在厂区内穿梭。长江商报记者现场看到,除了一辆叉车和滨海县计量测试所车辆进入厂区外,未见任何其他装卸货物的车辆进入。

  一位当地人士告诉长江商报记者:“很多周边的工人都被放假了,可能是已经停工了吧”。

  同仁堂市值三天蒸发12.48亿

  在探访中,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厂区内现场人员普遍谨小慎微,看见记者在大门外守候,赶紧把工厂车间大门关上。中午12时,一批公务车辆陆续离开,当记者试图采访穿着制服的人员时,普遍扭头就走。

  盐城金蜂是否停产,检查到哪一阶段,何时公布检查信息?对此,长江商报记者多次拨打该公司法人代表周金林电话时,均显示接通后被挂断。

  而同仁堂和滨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夜语焉不详。同仁堂董秘办告知记者,该事件已由集团统一处理,而负责该事务的集团工作人员则表示,自己不是调查组成员,对其一概不知,以公告为准。滨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则表示,事情在调查之中,具体进展到哪一步并不清楚,但到时会有统一结果发布。

  记者了解,为安慰投资者,同仁堂公告称,同仁堂蜂业2016年8月与盐城金蜂签订了委托加工合同,当年未实现生产。2017年的委托加工产量在220吨,2018年截至10月底委托加工产量达1815吨。

  不过,对于主营中成药生产和销售的同仁堂来说,其子公司同仁堂蜂业业绩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年报显示,同仁堂蜂业2017年度营业收入为2.8亿元,净利润为268万元,其营业收入占本公司2017年度经审计营业收入133.76亿元的2.09%,净利润占本公司2017年度经审计净利润17.42亿元的0.15%。

  2018年1-9月,同仁堂蜂业营收为1.97亿元,1-9月份净利润为-87.3万元,其营业收入占同期同仁堂营收(未经审计)104.77亿元的1.88%,而占同期净利润(未经审计)为14.49亿元。

  同仁堂表示,本次事件对公司收入利润等财务方面影响甚微。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长江商报统计发现,从17日开盘至19日收盘,同仁堂的市值三天已蒸发12.48亿元。

  一位券商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作为百年老店的同仁堂,这次的危机不仅仅是蜂蜜的问题那么简单,公众最关心的是这个上市公司的诚信,如果一个药企上市企业在产品质量上缺乏基本诚信,在出事后又不敢坦诚对待,这才是同仁堂最大的危机。”

  同仁堂会如何调查和处理本次事件,长江商报将对进展持续关注。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