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15 08:21:06
首页 国际 部委 地方 社会 食品 食评 消费 餐饮 酒业 粮油 文化 访谈 深度 专题 先锋 秀场 书画 科技 产经 监管 抽查 商城 评价 标准 新闻 行业 品牌 社会 包装 辟谣 服务 营销 公关 法规 智库 咨询 展播 媒体 宣传 聚焦 提升 保护 培育 管理 创业 投资 健康 养生 企业 农业 电子报
当前位置:首页 > 监督

山西平遥假陈醋:两元醋贴标卖百元 醋缸内漂浮死苍蝇
文章来源: 新京报    作者:    发布时间:2018-10-08 13:58    点击量:41    

  平遥假陈醋:2元醋贴“十年”标卖百元

  古城部分商家将2元醋包装成老陈醋售价上百,“自酿醋”多为批发而来,有醋厂醋缸漂着死苍蝇

  10月3日,唐军在平遥古城东门处摆摊,向过往的游客销售“三无”食醋。

  10月4日下午,“晋善坊”醋厂晾晒间,装有醋的缸内漂浮着死苍蝇。负责人称捞出苍蝇一样卖。

  2018年10月1日,平遥县娃留村,酿醋作坊老板王金龙正在为食醋贴上自家的标签,他说原本2元一斤的廉价醋被古城醋商包装后,可以卖到近百元。

  在很多旅游攻略里,老陈醋是游客来山西平遥古城最应该入手特产之一。在古城,各种大小、各种颜色的醋罐、醋坛子,也被摆在一个个紧挨着的醋店内外,“纯手工酿造”、“古法酿造”、“纯粮老陈醋”的牌子随处可见,在国庆小长假里吸引着无数游客。

  这里的醋店,几乎都打着“自家手工酿造”的牌子,古城上西门附近一家醋店的老板闫福庆,对所有游客都宣称自己是一个“手工醋酿造大师”,但新京报记者调查得知,他的醋都批发自当地的一家醋厂,批发价1.5元/斤,然后标上“三年陈醋”或“五年陈醋”,以3元到8元的单价对外销售。记者随闫福庆到醋厂商谈采购事宜时,发现醋缸里还漂浮着死苍蝇。

  类似闫福庆的醋商,在平遥古城并非个例。廉价的贴牌醋、勾兑醋在很多醋店销售,有的稍作包装,就变成售价上百元的“老陈醋”,有醋商坦言“专坑外地人”,当地居民买醋都避开古城醋店。

  2元醋贴“十年”标翻50倍

  山西人的生活少不了陈醋,平遥更是。

  平遥县位于山西省中部,四周与介休、祁县、文水、汾阳、沁源等县市接壤。属于晋中市下辖县城,醋是当地的特产之一。

  59岁的王金龙从事食醋酿造30多年,他是平遥县娃留村的食醋作坊老板,近些年,他开始向古城里的一些醋商批量供应食醋。

  王金龙说,他20岁出头接触食醋酿造,见证了平遥的食醋发展经过,也看到了平遥古城内近百家醋商的发家史。近几年来,平遥县旅游业发展迅速,平遥古城成为世界文化遗产后,古城里的醋商们开始大规模地销售当地酿造的食醋,价格从每斤3元、5元到上百元不等。一些没有加工场所的醋商开始找到王金龙,希望他能将醋批发到古城内进行销售。

  经过古城里醋商的包装,王金龙的作坊里生产的食醋,原本批发价2元一斤,在今年的国庆小长假里被当做十年陈醋销售,每斤价格翻倍近50倍,零售价近百元。“对我们这周边的老百姓来讲,原本3块钱一斤的醋,在城里面是要卖到50块一斤左右,甚至还有卖100多元一斤的。”

  10月1日起,平遥县迎来旅游高峰,当地酒店和民宿的价格大涨,以某连锁快捷酒店为例,淡季时期一间标准房间的价格不超过200元,而在国庆期间涨幅超过3倍。当地居民介绍,每到小长假期间,平遥县城内的物价都会上涨,这其中也包括当地的特产醋。

  王金龙说,他每天至少会批发100斤醋给古城里面的醋商。“一些人用水兑在原醋里,包装后高价卖出”,王金龙介绍,这已是行业公开的秘密, “不做(赚)你们(游客)的钱,那做谁的钱。”

  他曾见到过200斤醋掺上5斤水的醋商,原价3元一斤的醋卖到80元一斤,“还可以多卖5斤水。”

  在王金龙的作坊里买醋的村民,也对古城里的醋也表达了不满,“那都是哄人的”。

  10月3日下午,在平遥古城西门附近,记者发现一名到王金龙家进货的醋商,将王金龙生产的醋摆上街边摊位。这名醋商向过往游客保证,醋是自己手工制作,每斤20元。而在王金龙的酿醋作坊里,最贵的醋零售价是3元一斤。

  小作坊食醋贴牌卖

  平遥古城内的醋,来源并非王金龙一家。

  古城西门附近,郭俊给自己的门面起名为“郭氏老醋坊”,雕刻在木匾上的五个大字被挂在门上,门店的货架上摆满了各种醋和酒。

  郭俊自己酿造醋,用他的话来说,他和王金龙一样,是从城外自家小作坊酿造后运送到古城内的。郭俊除了卖自己作坊生产的醋外,还销售平遥县四清醋业有限公司的醋。

  按当地人的说法,“四清醋”在平遥属于“知名品牌”。

  10月1日,新京报记者在郭俊的店里看到,一壶3斤装的“四清醋”零售价为10元,约3元一斤。而郭俊酿造的醋标价为8元一斤,超过店内所销售四清醋的2倍。按照郭俊的描述,他在自家的小作坊里酿造好食醋后,会将醋批发给四清,“算是四清的代工厂。”

  对于店内的“四清醋”,郭俊说他不需要从四清拿货,“用自己的醋贴上四清的标签。”自己作坊的醋变成了“厂家直销”,“还能卖上个体面价。”

  10月2日,新京报记者来到平遥县四清醋业有限公司,一名负责销售的负责人表示,公司拥有自己的生产线,“不需要任何地方供货”,古城内的“郭氏老醋坊”和公司没有任何关系,郭俊所说的向四清供货一说,完全是造谣。

  平遥县四清醋业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称,他们的产品在平遥属于畅销货,古城内很多醋商也会在公司批发食醋去进行销售。无授权就贴牌销售的事情并非没有,上述工作人员称,“古城里面估计两三家是在贴四清的牌子销售。”

  散摊“三无醋”标榜“古法酿造”

  在平遥古城内,除了聚集在城内销售食醋的商家外,古城的各大出口处也有卖醋的散摊。

  唐军和唐华两兄弟在古城东门摆摊,他们把醋灌装在乳白色的塑料壶里,每壶三斤,向来往的游客要价48元一斤。

  与城内一些醋商不同的是,他们两人销售的醋没有品牌,塑料壶表面没有任何商品信息。

  闲聊中唐军透露,他所卖的醋是从城外的小作坊里面批发而来,以“纯手工酿造”的名头向游客推荐,“卖给你们10块钱一壶,卖给游客就贵了。”

  “说白了,哄的都是那些外地游客。”一旁的唐华说,“这个醋买来的时候是3块钱一斤”。

  兄弟俩介绍,每到旅游旺季,他俩就会从城外的小作坊和一些醋坊批发廉价醋,然后到古城门口摆摊销售,在成本价上加价十多倍后,将这些“三无”醋高价卖给外地游客。

  “外人不懂,喝不出好坏。”唐军说,他们之所以不贴上醋的商标信息,是因为想用“古法酿造”、“纯手工工艺”、“纯酿造”等名义来向游客推销。

  10月3日,唐军将记者带到他进货的一家醋厂,醋厂负责人表示,目前公司生产的醋有2元一斤和4元一斤的产品,他们接受各种价位醋的定制。“古城里那些卖到四五十元一斤的醋,大多数批发价在2元到5元一斤,不懂行的人,看不懂。”闫文学说。

  记者粗略统计,在古城,类似以自酿散装醋名义售卖的醋店、醋摊不下五十家,他们自己都没有生产作坊。

  廉价醋的“勾兑”疑云

  闫福庆的醋店在平遥古城上西门附近,销售自家的“手工醋”,价格在3元一斤,醋也没有任何标识。

  “都是自己家酿造的,卖给游客3元一斤,批发价是1.5元一斤,”闫福庆说,他不仅销售自家酿造的醋,还销售一家名为“晋善坊”的食醋,价格便宜,“20元一壶,一壶五斤”。

  当地一名酿造醋的业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平遥当地的酿造食醋用高粱、大豆、麦麸、大曲等酿造而成,高粱一吨需要1000元左右,按照不同的比例将上述原料进行发酵,原则上一吨原料出醋的量并不多,总的来说,“纯粮酿造的食醋成本价就超过1.5元一斤。”

  闫福庆的醋最便宜的是1.5元一斤,已低于正常的成本价。

  再三询问,闫福庆才透露这种醋并非粮食酿造,而是使用醋酸勾兑而成,在原醋的基础上加上添加剂进行调配,“都在自己村里老家调的”。

  “这是商业机密,没有人会告诉你怎么调,比例是多少,”闫福庆说,平遥县食药监和工商部门对当地的醋管理严格,经常会对古城里的醋商进行检查,“以前就出过事,有人勾兑被处罚。”

  “古城里卖的醋就有勾兑的,调制的,便宜,就是配制食醋。”另一家醋店老板试着品尝这1.5元一斤的醋,刚入口就立即吐掉。

  “醋不应该是这样的怪味,”醋商张海摇了摇头说,“就算是勾兑的也不是高手勾兑的。”

  他向新京报记者介绍,“光是看颜色来分辨勾兑醋和酿造醋,一般看不出来,不是行家不会知道。”

  “你闻,对比一下,这个1块五的醋,味道冲鼻,颜色浑浊”,张海取出自己的醋向记者展示,“不对比不会知道,他这个十有八九就是勾兑醋。”

  晾晒间醋缸中漂着死苍蝇

  闫福庆的醋,都来自一家名为“晋善坊”的醋厂。

  “晋善坊”醋厂原名平遥县晋善坊老陈醋酿造厂,地处平遥县中都乡东达蒲村。工商信息显示,“晋善坊”成立时间是2015年10月30日。

  10月4日,记者以大量批发为名,通过闫福庆来到了“晋善坊”醋厂。该厂负责人刘庆忠表示,闫福庆根本不酿醋,他没有自己的生产设备,店内销售的散醋都是从“晋善坊”批发的廉价醋。

  “我们很多醋都在古城里面卖,但公司没实体店。”刘庆忠说,他们走散装批发,价格区间在1.5元一斤到8元一斤不等。

  在“晋善坊”醋厂里,新京报记者来到晾晒间,两个铁制方形大缸内装满了醋。“这就是那个1.5元一斤的,”刘庆忠介绍,一缸能装50吨左右,需要放在房间里面晒,来蒸发一部分水分,成陈醋。

  一名业内人士介绍,“1.5元一斤的陈醋可能勾兑也可能是用酒精单菌发酵而成,和用高粱等粮食酿造比起来,1.5元的廉价醋会省掉很多工序,口感差,不过产出率高”。

  在“晋善坊”,记者发现,在晾晒间的大缸中,醋面上漂浮着数只死苍蝇,和黑色的醋“融为一体”。

  刘庆忠说,这些死苍蝇会有专门的工作人员捞出来,醋才会被灌装。

  一名负责为“晋善坊”送货的货车司机告诉记者,国庆假期是醋厂的销售旺季,每天约有2吨醋被送往平遥县城,其中包含古城内的食醋销售摊位。

  被本地人“嫌弃”的古城醋

  在平遥古城,很多正规醋商也头疼冒牌“陈醋”。

  “古城内很多小门面,存在粗制劣造冒充老陈醋的现象。”和顺醋坊的负责人蔡丽介绍,山西陈醋的价值在时间上,存放的时间越长,醋的价值也高。“平遥所生产的陈醋前身为熏醋,熏醋一般在20多天就可以出醋,但是陈醋得经过夏伏晒、冬捞冰等程序才能制作而成,”蔡丽说,要是十年的老陈醋,会看起来黏稠一些。一些醋商会模仿陈醋的口感,加上一些甜味剂等其他食品添加剂对醋进行调味,对酿造醋工艺不了解的游客,就会被他们误导。

  “没有人会直接说他的醋是勾兑的,都会说是手工酿造,”蔡丽说,“这个旅游城市就是这样,他用很小的本钱去赚取更大的利润,这就是生意。”

  “没人敢于开诚布公的说出古城内醋的内幕”,王金龙多次向新京报记者说,“在这一行,要是说透了,对于他们来说,我就是叛徒”。

  平遥古城旁的居民也深知其中的猫腻,“古城里的醋价是暴利”。多名当地居民向记者表示,他们从不会在古城里买醋食用,“一方面是价格奇高,二是质量堪忧”。

  “古城内的醋商们能把家乡的特产卖出去,自然是一件好事,但是,作假,以次充好就不行”,娃留村的一位村民说。

  对古城的陈醋乱象,平遥当地政府并非没有整治。据公开信息,2016年9月28日,平遥县食药局在古城内及周边地区开展醋行业专项整治行动,共检查120户商户,发现部分商户未能提供供货方资质,即索证索票不全;部分销售散装醋的商户,不能提供每一批次的检验报告;商户在销售散装醋时,未能在散醋销售容器上粘贴符合食品安全要求的标签;部分商户台账不能及时填写,台账记录不全;部分商户存在未经许可生产销售食醋的行为。

  为了规范平遥制醋售醋行业,今年8月,“平遥古城醋行业协会”正式成立,以形成行业自律的新型管理格局,引导经营者全面整改,再加上部门监管的格局,可以从源头上消除“醋”制品的安全隐患,保障行业健康发展。

  醋商李伟认为,醋和酒一样,真的假的都有。“平遥古城内卖醋的有近200多家,现在加入醋行业协会进行自律的,就只有五十家左右,”李伟说,“不懂行的游客买到大街上摆的哪个野摊子醋,说实话,吃出问题来,你们连人都找不到。”

  (文中受访者均为化名)

  记者/游天燚 摄影/尹亚飞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